廿年前四•二五上访 亲历者讲述当年真相(图)
今年的4月25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整整20周年的日子,然而,在中共的污蔑造谣和封锁真相下,还是有许多中国人听信中共宣传,说法轮功有组织上访、包围中南海等。今天,两位法轮功学员将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让您对此有一个新的了解。

有组织上访?

现居加拿大、原中国兵器工业部下属一家医院的中医师冉奉云说:“4月24日晚上,一位老阿姨告诉我,天津公安无辜抓了我们45位学员,天津不解决,叫北京解决,我就问阿姨怎么办,她说,明天她会去国务院信访办,我说我也去,因为我们都是炼功做好人,抓他们跟抓我是一样的感受,之后我就问了信访办的地址、怎么坐车去。”

6384
2017年4月22日,中医师冉奉云在温哥华艺术馆前,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

天津抓人的起因是,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青少年教育博览》刊登了一篇中科院何祚庥写的《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文章,何祚庥在文章中称身边有练“法轮功”的“被送入精神病院”等歪曲事实的言论,18日开始,陆续有天津当地法轮功学员去出版社反映真实情况,讲述自己炼功之后的亲身感受,出版社了解之后开始承认错误,但后来一夜之间又反悔,随后的23日,天津公安出动300多名防暴警察开始抓人。

冉奉云说,何祚庥在文章中说青少年不适合炼功,我觉得说的不符合事实,“我觉得炼功非常好,当时我上学很紧张、要记的东西很多,又记不住,压力很大,但每次看完《转法轮》这本书后,头脑清晰,而且书中讲的做人的道理,就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心态变得很平和,而且思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加上炼功后,身体很健康,身体也越来越轻松,精力很充沛,跟我一起上课的同学也有炼功的,我们在一起交流的时候都谈到同样的感受。”

冉奉云第二天(25日)早上8点多自己乘车到达信访办,当时已经有很多学员在那里排队,“我在北医三院马路旁的人行路边,学员有看书的、有炼功的,大家都很安静,平和,警察聊着天,远远地看着我们,不久有学员拿着塑料袋搜集垃圾,告诉我们哪里有卫生间,学员自发把环境维持得很好。也有好奇的人看到站着这多人就来问发生什么情况,学员也只是解释,交通各方面都很正常,秩序非常好。”

冉奉云讲述了他当时的心情:“我们自己看书炼功都有体会,都觉得这个功法非常好,何祚庥写这篇文章你不能歪曲事实,说的不是那么回事,那学员去告诉真相,讲自己的感受,你就抓人,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去国务院向领导人反映情况,这个事情要解决,所以,我自己就来了。”

沈阳抚顺法轮功学员小羽说:“其实,那个时候我们这边大部分人是不知道天津发生的事情的,我们离京津比较远,当时通讯并不很发达,只是发现政府莫名其妙地打压和干扰炼功,最后我们就开始自己逐级上访。”

小羽那年是一名17岁的高中生,两年前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从小就信佛、相信人要修炼,就一直在找,先是找到佛教,1997年的时候,有法轮功学员告诉我,只有法轮功才能让我真正的修炼,之后我抱着对所有佛的尊敬给法轮功师父敬香,当时我的天目就开了,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小羽说,1999年4月下旬开始,政府突然不准我们到户外炼功,“当时抚顺地区的炼功点,有的被不明的人泼水,也有警察到炼功点驱散学员,但都不说明为什么这样做。之后,大家就自愿去抚顺市政府反映情况,但市政府说不管,要去省政府解决。”

小羽和她妈妈,以及另外两名学员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省级政府沈阳上访,途中在一个高速收费站被拦截,他们发现很多车都被拦截在这里,原来都是要去沈阳上访的各地区不同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之后,政府用大客车把他们拉到南洋武警学院。

“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已经有很多学员坐在那里了,有的还背着行囊,都是半路被拦截下来的。大家都坐在那里静静地等消息。当时大家的想法是,市政府把我们拉回来肯定会给我们一个说法,当时我们对政府都抱着希望。不久,突然又来了很多记者,扛着摄像机对我们进行拍摄。”小羽说。

第二天,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填表登记,之后被送到抚顺的女子戒毒所,“当时折腾一天一宿,一直不给饭吃,很多老人饿得都没有力气,警察却说我们不遵纪守法,不给吃饭是对我们的教训,但又说不出来我们哪方面不守法,最后要大家保证不再上访才放我们回家,但不让炼功的问题却不给解决。直到黄昏我们回到各自的家。”她说。

小羽说,回家之后,大部分人决定还要去北京上访,“因为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不让去省政府,而市政府又不管,那我们去北京信访局上访,我们认为肯定是当地政府瞒着高层,这件事情我们相信国家能帮我们解决,大家抱着乐观的态度打算去北京上访。”

小羽表示,他们后来因为填了表的原因,很多人的电话被监控,去北京的消息被泄露,包括她在内的很多学员被以扰乱治安的罪名相继被关进了劳教所。

小羽说,她当时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情是,央视新闻联播曾报导说,“4‧25”全国各地来了很多人到北京中南海上访,还说当局对气功没有进行打压,请广大的民众不要听信谣言、不要担心、不要恐慌,都回去,不要往北京跑。“意思是国家没有下文件不让我们炼功,各地政府的行为不是接受国家命令的,当时我非常开心,国家没说不要我们炼功,而那时很多人才知道天津发生的事情。”

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并非始于“4‧25”。1997年初,政法委书记罗干就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但调查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

1998年5月23日,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就气功管理问题采访何祚庥,何祚庥当时就公开抨击法轮功。

包围中南海?

“4‧25”大上访当天,在时任总理朱镕基的指示下,遭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问题得到了和平解决,法轮功学员自行散去。

6384 1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和平上访。(明慧网)

不过,3个月后的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发起对法轮功全面的镇压,把当初法轮功和平上访污蔑是“围攻中南海”。

冉奉云说,法轮功学员去出版社讲真相、讲亲身感受的时候,对方已经承认错误答应要纠正,但后来又变卦不承认,武警随后开始抓人,“这个本身就让人感到中共已经开始设下圈套,因为天津敢这样做说明后面是有人支持的,他们说天津解决不了,要向上级反映,那上级就是中央国务院信访办。”

在天津当局非法抓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后,天津市政府向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说,抓捕是北京的命令,并鼓励学员去北京。

冉奉云表示,他去的当天早上就有学员说,警察把上访的学员往那边(中南海)带,“而法轮功学员平常对政治都不敢兴趣,只是觉得抓人这件事要找领导,具体怎么去找不知道,这时就有警察带路,大家就跟着警察的安排走过去了。”

小羽也表示,有不少外地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事后回忆,他们当时到北京后并不知道信访局在哪里,而北京火车站当时就有很多警车,“警察问你是去上访的吗,然后直接给你拉到中南海信访局,让大家站成排,围住了中南海,然后给录了像。”

小羽说,当时的新闻里明明说没有下任何文件和法律条文不让我们炼功。“但是,万万没想到,7月份就把我们定成X教,这完全是一场骗局。”

(大纪元:https://www.epochtimes.com/gb/19/4/25/n11211602.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33,031,673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6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  exe
手机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正道
手机版 V3.8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1.1  apk